TMF奢华彩妆



《幻念・盲》

   妆面1表现的是大都市主题,虽然TMF奢华彩妆师表现的是都市主题,却在极力地抵制工业文明的城市要素,没有激烈的色彩炫耀,也没有煞乎其事的诡秘莫测,反而在最贴近人性的淳朴的笔法里,一棵石榴树枝静静地呈现在人的面上,有着中国画大写意的风格,石榴,在心理学的含义是人的“幻念”,在“大都市”里,人们的幻想最集中,也最可怕,是欲望的深渊,也是理想的祭坛。《幻念·盲》没有肤浅地表现那种表面化的错乱和迷离,而是刻画了一种空远的弥漫着的窒息感;《幻念·醒》则通过警醒的目光,浑然天成的妆面,铺陈出一条熄灭物欲,回归自然、反朴归真的人性皈依之路。
   后现代主义的彩妆没有浮躁,只有救赎,没有迷乱,只有皈依,它不是在揭示人性的恶,而是指引人性的出路,不是浮皮潦草地喧嚣,而是深入经髓地挖掘。
   似妆似画,似画似妆……



《幻念・醒》

  TMF反对向西方时尚界顶礼膜拜,也反对全盘接受西式彩妆,主张重新唤醒被遗忘的东方主义传统,在主流的社会生活里,让现代彩妆和东方主义相结合。立足于传统,用东方主义传统的符号来表现现代奢华彩妆,适当地吸收东方主义的要素,通过现代的艺术方法组合传统的部件,从而形成了TMF别具一格的后现代新东方主义风格。



《魂侍一》

  商业遥控着艺术,玩弄着艺术,与庸俗商业文明抗争的不只有彩妆,还有绘画、电影、文学……尽管艺术家们屡战屡败,但是,艺术在商品社会悲剧的命运也是一种凄凉而又绝望的大美,艺术是有“魂”的,否则就是手工艺技巧了。TMF彩妆艺术的“魂”就是后现代新东方主义,一个“侍”字,说明了彩妆师对艺术的礼敬。



《魂侍二》

  《魂侍》体现了新东方主义的显著的特征,把苏轼的千古名词、书法艺术、文房四宝等等东方主义的符号高度艺术化地融入到妆面之中——“明月几时有?把酒问青天。不知天上宫阙,今夕是何年。我欲乘风归去,惟恐琼楼玉宇,高处不胜寒……”妆面弥漫着后现代主义的丰富元素,婉约有序、宁静致远,排斥激烈,在悠远深长的妆面里,东方主义的“魂”纵跨了漫长的世纪,此时此刻,和我们古今相合。
   似古似今,似今似古……

相关文章
谁说玫红老气?明明是可爱的
指尖上的"棉花糖"和"彩虹糖
做炫酷的女生 眼影要来点不
刚出校门不知道怎么打扮?社
质朴也能超美 最IN"地味"粉
美容热点
这个春节你可以靠美美哒发
精彩热点
粉底液哪个牌子好
眉笔哪个牌子好
隔离霜什么牌子好
口红哪个牌子好
化妆步骤
网友关注热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