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之无愧的中国美丽发言人

        21年前,是一瓶“面友”+紫罗兰香粉就是全部美容家当的年代,那是一个期待美,又心怀羞怯的年代。从那个美的“空窗期”,走到美丽资讯爆炸的今天,我们的审美经历了怎样的变化?内心又经历了怎样的成长?在《时尚芭莎》21周年之际,我们特别走访了羽西品牌的创始人靳羽西、欧莱雅集团副总裁兰珍珍、《美丽俏佳人》主持人李静和《中国美容时尚报》社长兼总编辑张晓梅,四位当之无愧的美丽发言人即将为你揭晓真正的答案……


 
靳羽西:从空白到萌芽

  靳羽西:从空白到萌芽

  “女人美的榜样是自己的母亲,21年前,中国女人没有榜样,因为她们的妈妈是不化妆的,所以那个时代的女人是第一代化妆品消费者。”

  近几年,“我型我秀”、“女人我最大”这样最直接表露美丽追求的节目,盘踞综艺收视排行榜的前列。这让我们很难想象,在20年多前,美丽如同被杀毒软件屏蔽的词汇,一旦沾染,罪恶感油然而生。正如羽西告诉我们的那样,那时候的女人完全不会想到化妆,因为化妆意味着要突出自己,而她们绝无突出自己的意识。这其中最大的原因,来自于母亲那一代。她们的青春基本献给了一段特殊的历史时期,朴素、整齐划一就是美,军装就是最高档的时装,长发和口红是用于舞台表演的特殊产物。所以妈妈们是不会保养和化妆的,女儿对美的概念自然陌生。

  而同一时期,国外的小女孩10岁、11岁就开始穿着妈妈的高跟鞋,拿着口红涂涂抹抹,妈妈给了她们最好的范本。羽西和她的团队在当时要做的不仅仅是带来最美好的产品、色彩和形象,还有培养美的意识这样的基础工程。她们要将“涂脂抹粉是舞台演员的专利品”,转变为“日常用品”。于是,她亲自去和零售商讲解自己的概念、产品、未来的规划,出书佐证简单易行的化妆技巧,并试图通过当时并不成熟的媒体平台,向中国女性传播她的美丽心态。十几年前,在商场羽西柜台甚至出现围观抢购的疯狂场面。不亚于雅诗兰黛夫人在纽约推出自己奢华面霜时壮观的拥抢场面。

  因为有了羽西,中国女人有了自己的第一支口红、第一盒眼影粉,《福布斯》说她改变了中国女人的形象,从某种意义上讲,的确也不为过。

相关文章
沐浴露种草!好用的大众沐浴
面膜的正确使用方法 平价好
面膜优惠券,汇集最新100款
口红优惠券,汇总100款平价
洗发水优惠券,汇集100款洗
美容热点
这个春节你可以靠美美哒发
百科文章
薰衣草精油怎么用 功效与正
洗面奶的洁面乳的区别在于
干性皮肤该怎么保养? 可以
女生脸上长脂肪粒怎么办
中年人眼部脂肪粒怎么去除
网友关注热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