秀场的另类发型算不算真正的艺术?


秀场的另类发型算不算真正的艺术?

           巴黎无疑是High Fashion的最高殿堂,时尚产业在某种程度上也能算做是艺术吗?服装虽然不出现在艺术博物馆里,而是生活每日可见每日使用的消耗品,但是当跃升到高级定制的T台,似乎已经脱离了日常的审美和功能,变成设计师表达自己极端态度和创作的一个工具。当然,发型也同样如此。 Jean Paul Gaultier刚刚落幕的2010春季高级定制服发布会,模特们的发型当然还是一如既往的让人过目不忘。夸张、怪异、诡秘,我想走进《西游记》中也不会觉得奇怪。当发型变成了发型师技术演绎和个性表达的工具,它真的还能被叫做“发型”吗?或者我们应该称它们为头发质地的艺术雕塑?那些在雕塑上轻而易举就能实现的造型在头发上被重新演绎,我们应该鼓掌欢呼,并乐此不疲,还是觉得哗众取宠呢?


 


         巴黎无疑是High Fashion的最高殿堂,时尚产业在某种程度上也能算做是艺术吗?服装虽然不出现在艺术博物馆里,而是生活每日可见每日使用的消耗品,但是当跃升到高级定制的T台,似乎已经脱离了日常的审美和功能,变成设计师表达自己极端态度和创作的一个工具。当然,发型也同样如此。 Jean Paul Gaultier刚刚落幕的2010春季高级定制服发布会,模特们的发型当然还是一如既往的让人过目不忘。夸张、怪异、诡秘,我想走进《西游记》中也不会觉得奇怪。当发型变成了发型师技术演绎和个性表达的工具,它真的还能被叫做“发型”吗?或者我们应该称它们为头发质地的艺术雕塑?那些在雕塑上轻而易举就能实现的造型在头发上被重新演绎,我们应该鼓掌欢呼,并乐此不疲,还是觉得哗众取宠呢?


   
         巴黎无疑是High Fashion的最高殿堂,时尚产业在某种程度上也能算做是艺术吗?服装虽然不出现在艺术博物馆里,而是生活每日可见每日使用的消耗品,但是当跃升到高级定制的T台,似乎已经脱离了日常的审美和功能,变成设计师表达自己极端态度和创作的一个工具。当然,发型也同样如此。 Jean Paul Gaultier刚刚落幕的2010春季高级定制服发布会,模特们的发型当然还是一如既往的让人过目不忘。夸张、怪异、诡秘,我想走进《西游记》中也不会觉得奇怪。当发型变成了发型师技术演绎和个性表达的工具,它真的还能被叫做“发型”吗?或者我们应该称它们为头发质地的艺术雕塑?那些在雕塑上轻而易举就能实现的造型在头发上被重新演绎,我们应该鼓掌欢呼,并乐此不疲,还是觉得哗众取宠呢?


  
         巴黎无疑是High Fashion的最高殿堂,时尚产业在某种程度上也能算做是艺术吗?服装虽然不出现在艺术博物馆里,而是生活每日可见每日使用的消耗品,但是当跃升到高级定制的T台,似乎已经脱离了日常的审美和功能,变成设计师表达自己极端态度和创作的一个工具。当然,发型也同样如此。 Jean Paul Gaultier刚刚落幕的2010春季高级定制服发布会,模特们的发型当然还是一如既往的让人过目不忘。夸张、怪异、诡秘,我想走进《西游记》中也不会觉得奇怪。当发型变成了发型师技术演绎和个性表达的工具,它真的还能被叫做“发型”吗?或者我们应该称它们为头发质地的艺术雕塑?那些在雕塑上轻而易举就能实现的造型在头发上被重新演绎,我们应该鼓掌欢呼,并乐此不疲,还是觉得哗众取宠呢? 


  


         巴黎无疑是High Fashion的最高殿堂,时尚产业在某种程度上也能算做是艺术吗?服装虽然不出现在艺术博物馆里,而是生活每日可见每日使用的消耗品,但是当跃升到高级定制的T台,似乎已经脱离了日常的审美和功能,变成设计师表达自己极端态度和创作的一个工具。当然,发型也同样如此。 Jean Paul Gaultier刚刚落幕的2010春季高级定制服发布会,模特们的发型当然还是一如既往的让人过目不忘。夸张、怪异、诡秘,我想走进《西游记》中也不会觉得奇怪。当发型变成了发型师技术演绎和个性表达的工具,它真的还能被叫做“发型”吗?或者我们应该称它们为头发质地的艺术雕塑?那些在雕塑上轻而易举就能实现的造型在头发上被重新演绎,我们应该鼓掌欢呼,并乐此不疲,还是觉得哗众取宠呢?


   
         巴黎无疑是High Fashion的最高殿堂,时尚产业在某种程度上也能算做是艺术吗?服装虽然不出现在艺术博物馆里,而是生活每日可见每日使用的消耗品,但是当跃升到高级定制的T台,似乎已经脱离了日常的审美和功能,变成设计师表达自己极端态度和创作的一个工具。当然,发型也同样如此。 Jean Paul Gaultier刚刚落幕的2010春季高级定制服发布会,模特们的发型当然还是一如既往的让人过目不忘。夸张、怪异、诡秘,我想走进《西游记》中也不会觉得奇怪。当发型变成了发型师技术演绎和个性表达的工具,它真的还能被叫做“发型”吗?或者我们应该称它们为头发质地的艺术雕塑?那些在雕塑上轻而易举就能实现的造型在头发上被重新演绎,我们应该鼓掌欢呼,并乐此不疲,还是觉得哗众取宠呢? 


 


         巴黎无疑是High Fashion的最高殿堂,时尚产业在某种程度上也能算做是艺术吗?服装虽然不出现在艺术博物馆里,而是生活每日可见每日使用的消耗品,但是当跃升到高级定制的T台,似乎已经脱离了日常的审美和功能,变成设计师表达自己极端态度和创作的一个工具。当然,发型也同样如此。 Jean Paul Gaultier刚刚落幕的2010春季高级定制服发布会,模特们的发型当然还是一如既往的让人过目不忘。夸张、怪异、诡秘,我想走进《西游记》中也不会觉得奇怪。当发型变成了发型师技术演绎和个性表达的工具,它真的还能被叫做“发型”吗?或者我们应该称它们为头发质地的艺术雕塑?那些在雕塑上轻而易举就能实现的造型在头发上被重新演绎,我们应该鼓掌欢呼,并乐此不疲,还是觉得哗众取宠呢?


  
         巴黎无疑是High Fashion的最高殿堂,时尚产业在某种程度上也能算做是艺术吗?服装虽然不出现在艺术博物馆里,而是生活每日可见每日使用的消耗品,但是当跃升到高级定制的T台,似乎已经脱离了日常的审美和功能,变成设计师表达自己极端态度和创作的一个工具。当然,发型也同样如此。 Jean Paul Gaultier刚刚落幕的2010春季高级定制服发布会,模特们的发型当然还是一如既往的让人过目不忘。夸张、怪异、诡秘,我想走进《西游记》中也不会觉得奇怪。当发型变成了发型师技术演绎和个性表达的工具,它真的还能被叫做“发型”吗?或者我们应该称它们为头发质地的艺术雕塑?那些在雕塑上轻而易举就能实现的造型在头发上被重新演绎,我们应该鼓掌欢呼,并乐此不疲,还是觉得哗众取宠呢? 


 


         巴黎无疑是High Fashion的最高殿堂,时尚产业在某种程度上也能算做是艺术吗?服装虽然不出现在艺术博物馆里,而是生活每日可见每日使用的消耗品,但是当跃升到高级定制的T台,似乎已经脱离了日常的审美和功能,变成设计师表达自己极端态度和创作的一个工具。当然,发型也同样如此。 Jean Paul Gaultier刚刚落幕的2010春季高级定制服发布会,模特们的发型当然还是一如既往的让人过目不忘。夸张、怪异、诡秘,我想走进《西游记》中也不会觉得奇怪。当发型变成了发型师技术演绎和个性表达的工具,它真的还能被叫做“发型”吗?或者我们应该称它们为头发质地的艺术雕塑?那些在雕塑上轻而易举就能实现的造型在头发上被重新演绎,我们应该鼓掌欢呼,并乐此不疲,还是觉得哗众取宠呢? 

相关文章
婴儿油能这样用?巧用婴儿油
如何化身最美女人赫本?做好
不敢真的剪短?可以试试假发
麻花辫土气?原来麻花辫可以
bob头也能如此百变?你绝对
美容热点
这个春节你可以靠美美哒发
百科文章
短卷发怎么打理好看又简单
大卷发搭配发夹怎么样
大卷发假发怎么样
大卷发搭配发圈怎么样
大卷发搭配发带怎么样
网友关注热点